我的新小说<妈妈的手>



                        <妈妈的手>

一双手隐藏着一段不可告人的辛酸故事,从的而改变了她的大半生
,也改变了好狠勇斗的儿子。。。。





        給<媽媽的手>寫序          
崔成安


         自從十五年前移民加,雜開了工作幾十年的香港畫壇。
        
在加國這些年,繪畫一直從未間斷,以前為生活而繪,退休後為興趣而繪, 心性大不相同。
       
科技進步,網絡世界,無遠弗屆,人與人可因科技發達疏離,也可因科技而拉近。

   我與李兄多年前於畫壇結緣,不想數十年後在網絡上重遇

      
高興得知李兄已是文化圈同道中人,有幸被邀替李兄繪小說封面,

     
欣喜之餘,彷彿使我又回到多年前絢爛多姿的香港畫壇。
     
緣這個字,真是十分奇妙。

   最後,很高興能與李兄再次合作.

   更高興能替這部充滿激勵人心,鼓勵青少年奮鬥向上,努力以赴的小說<媽媽的手>繪畫封面.

  

崔成安簡介:

   崔成安是70至90年代香港數一數二著名插畫家,固定負責香港各大小報每日連載小說插圖,並替港台各出版社繪製各式各樣小說單行本封面,星馬兩地目前四十歲以上的讀者,都曾經閱讀過由崔成安繪圖的小說.

 

  (想知道進一步資料,請聯絡我.謝謝.) 

   

我的新小说<姐妹怨>

我最新出版的作品:

 

     青少年探险惊栗小说

 

          姐妹怨

 

五个曲折迂回的惊栗故事,演绎人性的丑恶,人生的无奈和人间的阴暗面。

内容紧凑,步步惊心动魄。

 

唐米豌(商魂布)写序:

 

——李恒义的惊栗系列之一“姐妹怨”                商魂布

 

            李恒义的惊栗系列,对我而言,不是用来阅读的,是用来观赏的,因为他的文字、他的文风、甚至是他那独特的呈现方式,就跟我们到戏院观赏一部电影无异。电影中的一幕幕,每一个镜头,每一场戏,都非常的鲜明,充满立体感,让观众完全投入于整部电影的内容里,情绪随着一波一波高潮迭起的剧情起伏着,到散场一颗心仍然在撼动着,一张脸依旧在动容。

            我的意思是说,李恒义的惊栗系列,写来深具电影格调的震撼力。

        书里所收集的5个短篇故事,依序是“姐妹冤”、“那一年,我们的毕业旅行”、“惊骇巫娃娃”、“躺棺”、和“引鬼上身”,故事里的主人翁,都全是年轻男女,李恒义从一个个活泼泼的生命,牵引出一桩桩惊心动魄的奇遇,当中,更暴露人性里最不堪的一面,情节有我们可以想象出来的,更多是我们无法想象出来的,他以靓俐的文字,并以电影的手法,诠释出别具一格的惊栗系列。故事里的许多细节,他写来,就连电影里的分场镜头,也都一一跃然纸上。

            也发现李恒义有个杀手锏,就是在每一个故事的结尾,会来一场叫人措手不及的“震惊”,让故事主人翁咿呀鬼叫的面临另一场的灾难,也让读者有着无限的幻想空间。

            忘了说,李恒义最拿手的好戏,就是往往在故事发展到最骇人的最恐怖的关头,情节就跳到另一个场景,简直是在吊瘾,让全世界那紧张的情绪一时无法回应过来,哈哈,这当然是李恒义说故事的魅力之处。

        跟李恒义相识逾20年了,我们曾经在同一个出版社跑新闻,他在年轻的时候,是个典型的文艺青年,没想到隔了悠悠漫长的20年岁月,重逢时,他仍然是一个典型的文艺中年。他的人非常的敦厚,性情实在是太文静,可是他的文笔,他的思路,却跟他的外表和脾性,完全是两回事。

            他的文笔绝好,他的思路明丽,数十年如一日,我是很佩服他的

 

  (想知道进一步资料,请联络我,谢谢。)

崔成安畫出彩虹

崔成安之畫出彩虹

 

  記得是三個月前的某一個晚上九點鐘左右,當我照常啟動電腦,準備花一些時間瀏覽面子書後,才開始一晚的流水作業.

  誰知卻發現有朋友發訊息來,經打開一看,這則簡訊真的令自己喜出望外,高興萬分.

  因簡訊的發出者是1997年香港回歸前,齊家移民到加拿大溫哥華定居的著名插圖大師崔成安老師.

  我和崔成安相識於八十年代.

  當時因自己在八打鄰一間大型出版社上班,每天都有包裹由香港寄來.在包裹中有一份是由固定幾家報館或出版社提供的各類小說.當中有古龍的<鬼戀俠情>,岑凱倫的<白馬王子>,依達的<野籐>,倪匡的衛斯理系列和其他名作家的作品.

  而這些包括了偵探,奇情,動作,科幻,言情,各式各樣包羅萬象的作品中,有多部小說插圖都專門指定由崔成安負責繪畫.更令人驚艷的是,這一張張A4紙張大的插圖,不但繪得栩栩如生,而且都是原稿.可以清楚看到插畫家崔成安用鉛筆或藍色原子筆大概描下的草圖,然後才正式用毛筆繪線,並運用中國水墨畫法行雲流水般補上一層代表肌膚或光線深淺的墨彩.

  坦白講,這些美麗的插圖深深吸引了當時的我.

  也讓我在繁忙的工作中,意外獲得最直接接觸崔成安迷人圖畫的樂趣與欣喜.並決定主動寫信給崔成安老師,表示自己對他畫技的讚美和萬分欣賞.

  本來我也沒希望會收到對方的回信.因據我所知,當時崔成安已是香港數一數二的著名插畫家,平時工作忙碌,收費也不便宜.除了固定負責香港各大小報像明報,天天日報等每日連載的小說插圖外,他還要幫台灣和香港的出版社繪製各式各樣的小說單行本封面,尤其是旗下出版的小說單行本幾乎雄霸了星馬市場幾十年的環球圖書雜誌出版社,星馬兩地目前四十歲以上的讀者,都可以說是它的擁躉.

   除此之外,崔成安的作品還可以在當時定期出版的<姐妹雜誌>,<汽車世界>,<摩登家庭>等雜誌找到.好像這樣一個二十四小時都不夠運用,都要伏在書案上埋頭苦揮的著名插畫家,哪裡得空理會遠在千哩之外的粉絲?

  誰知喜從天降,也出乎意料之外.崔成安老師竟親筆給我回信,並附贈一張彩色仕女圖.從這一封信開始,我們竟成了因圖畫而深交的筆友.因為雙方從未曾見過一面,甚至談過一句話.

  這段交情一直到我離開出版社,而崔成安老師也移民去溫哥華而中斷,或許雙方都有自己繁瑣的事情要忙碌,因此大家都沒放在心上.

  誰知事隔十多年後,我竟然會和崔成安老師在面子書上再次碰面,因為科技的發達,而不需要再以寫信的方式作交流的途徑.

  對我來講,能與崔成安老師成為朋友,可以說是一種奇遇.

   後來崔成安老師還與我分享一些鮮少為人知的趣事,那更是這次奇遇裡的意外收穫.

  原來,崔成安的畫技是無師自通,在惡劣的生活環境下苦練出來.這一點有些像金庸武俠小說裡的男主角:<射雕英雄傳>的郭靖,在西毒歐陽鋒屢屢追殺下,終於練成降龍十八掌.<神雕俠侶>的楊過,因自幼父母雙亡,還被刁蠻跋扈的郭芙斷了一臂,在走投無路及苦思小龍女的困窘交煎中,練成天下無敵的獨孤九劍.<倚天屠龍記>裡的張無忌,從小背脊就中了無藥可救的玄冥神掌,又被老奸巨猾的朱長齡設計陷害,墜落萬丈深崖的山洞裡,陰錯陽差下竟在老猿腹中取得震古爍今的九陽真經.

   在鄉下鶴山出生的崔成安,自小就失去父愛.五歲時(1953)跟隨母親赴港投靠同母異父的姐姐,可是生性叛逆的崔成安和這個異姓姐姐相處得甚不愉快,再加上他也無心讀書,小學五年級還沒唸完就自動學,並離家出走.這時候也剛巧碰上年紀老邁的母親去世,於是崔成安更加堅定要開始自力更生,不再寄人籬下.起初他在裝修公司當學徒,工資每月港幣五元.也當過電器行學徒.

  一直到十六歲(1964)那年,喜歡在牆壁腳,泥地上,報紙裡塗塗畫畫的崔成安開始在明報上班,職位是練習生,月薪港幣150元.負責的工作是每晚報紙截稿前到明報各專欄作家家裡取稿,然後第一時間送回報館給排字工友排版,趕在凌晨印刷.這些作家包括寫馬經非常出名的簡而清,寫怪論諷刺時弊的三蘇.

  而當時明報最受讀者歡迎的專欄排名榜如下:

1。金庸親筆寫的武俠小說及社論。
2
。倪匡的衛斯理。
3
。武俠小說「如來神掌」,改編自柳殘陽的「天佛掌」。
4
。原名高雄(女畫家高寶之兄)筆名三蘇的"怪論"(明報首創,尖對時弊,嬉笑怒罵講反話)。
5
。自由談(明報首創)開放園地,讓讀者投稿暢所欲言。(筆戰之風立盛)
6
。包教曉信箱,主持是副刊編輯,答覆讀者各式各樣疑難問題(大部分是生理問題。)
7
。馬經版,由當年最著名的馬評家簡老八(簡而清)和簡老九(簡而和)兩兄弟執筆,他們住半山纜車站旁一座古堡式舊屋內,年幼的崔成安深夜去取稿,要穿過密林,十分恐怖,尤其是徒步爬上半山,非常吃力。

  崔成安補充,那位享譽盛名的三蘇,他寫的蝌蚪文,全香港只有兩位排字房工人看得懂他的字.所以當年金庸請三蘇寫稿,還必須連那兩位排字大師也一起聘請,可以說非常的誇張.但金庸是聰明人,頭腦也非常靈活.他竟然由三蘇像蝌蚪,又似蚯蚓跳舞的文章裡,啟發出自己武俠小說<俠客行>中最精彩的情節,話說男主角石破天被善惡二使請到俠客島去喝臘八粥,在石室內的光壁上看到刻得歪歪斜斜,似劍似蛇的俠客行一詩,靈感就是來自三蘇.而這部<俠客行>為金庸賺回來的版權費,幾乎比當時付給三蘇和兩位排字大師的費用還要超出幾萬倍.也尤其可見,金庸無論是寫小說或辦報紙,都有他獨特的眼光和大膽的氣魄.

   話說回頭,每天晚上到作家和插畫師家裡取稿,最令年僅16歲的崔成安充滿期待的是,當然是到老板金庸座落在半山的家拿他剛完成的原稿.

  那時,金庸正在寫<倚天屠龍記>.

  那時,明報連載到張無忌被布袋和尚帶到光明頂,正逢六大派圍剿魔教大本營,全港讀者一顆心都被小說中充滿緊張的情節吸引住了,大家不但在茶餘飯後熱烈討論,還一大早在報館排隊等著追看接下去的情節發展.

  那時候,大家都關心剛練成九陽真經的張無忌是否救得到自己的外公白眉鷹王,和如何應付崆峒派的絕技七傷拳!崔成安回憶:在金庸步步驚心的巧妙舖排下,<倚天屠龍記>簡直造成香港社會的大哄動!

   然後他又得意洋洋的告訴我,他是全世界有幸第一個閱讀金庸武俠小說首稿的人.原來每天晚上金庸在書桌上趕稿時,崔成安就會靜靜坐在桌子旁拜讀第一張已寫好的五百字原稿,等金庸寫完第二張稿另外的五百字,他才急匆匆趕去搭巴士回明報,而接下去的情節像張無忌力戰滅絕師太,在綠柳山莊邂逅趙敏等高潮迭起的情節,都讓他在巴士上半刻都不能等待的囫圇吞棗看完它,這一趟巴士,也變成崔成安畢生難忘的美好經歷.

  告訴你,我還跟老板偷師呢!崔成安意猶未盡地告訴我他偷學金庸寫字的過程.

  原來金庸無論寫小說或明報的社論,都習慣用派克牌墨水筆寫稿.並且還喜歡持住墨水筆的頂端,動作像公雞啄米般點寫著平舖的稿紙.

  我模仿金庸寫字模仿了一段時期,後來還是寫不出那種恍若宋徽宗的瘦金體,才頹然作罷!崔成安說.

  崔成安把所有專欄作家的稿件都送回報館後,就是收工時間.他就偷偷跑到儲放回書的貨倉,在一綑綑退回來的武俠小說中找尋適合自己模仿的插圖.並在一盞40W的吊燈下把書內的武俠人物描繪出來.

  如果要練習畫兩人對打,擁有小聰明的崔成安就找兩幅相反方向的人物來畫,有時候畫到連睡覺也忘記了.

  崔成安說:我多數模仿的圖畫是雲君的作品(雲君原名羌雲,山東人,目前定居美國,崔成安入明報時,他已經是金庸所有武俠小說的插畫師,後期才改為畫<契爺與牛仔>的王司馬代替),他可以說是我畫武俠小說插圖的啟蒙老師.

  由於生活在一大班擅於舞文弄墨的作家與畫家之中,深受這種風氣影響的崔成安終於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康莊大道,再加上努力不遏,最後讓他成為香港數一數二的著名插畫大師.

  除了以上的趣事,兼職攝影記者的崔成安還是狗仔隊的鼻祖,曾經偷盜停屍間的鎖匙,在殮房尋找一代巨星李小龍的屍體,結果長達兩年都被李小龍的陰影籠罩,不敢伸直雙腳入睡.

  他和其他行家為了爭取第一手資料,更膽大包天到偷盜李小龍紅顏知己丁佩家裡的信件.

  這些一籮籮的精彩趣事,我將在下一篇替讀者們詳細的描述.

         

唐米豌的朋黨雅集

用心的文字最真诚               叶啸(作协会长)    

—–[朋党鸦集1]


约莫30年前,认识唐米豌的时候,我们都是热血艺青,当年的陈美芬,是天狼星诗社的大将之一。她曾经一度欲拉拢我加入天狠星诗社,不过,随着我写了一些文章批评天狼星,美芬无奈,和我的关系就愈行愈远了。天狼星诗社解散后,我们甚少联络,陈美芬也似乎音讯全无。后来,知道她以李嘉拉的笔名,写了一些剧本,一些灵异小说。有一阵子,听说也参与娱乐圈一些影视制作,在吉隆坡偶有碰面。再后来,又没有了她的消息。前年再见,她已经易名唐米豌,那是在星云文学奖的颁奖礼上,她以一篇真挚感人的散文获得特优奖。当时没什么时间可以和她详谈,只见她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却不懂得她遭遇了什么事情。至到读了她的两本有关行走中国扶贫的著作,我才惊觉,年少时的这位挚友,过去这些年来竟然经历了这么

多的苦难,不禁为之动容。

不久前,我和唐米豌在面子书碰上,聊了一阵子。她说,许多爱好写作的朋友,都面对欠缺发表园地的窘境,一些作品即使发表了,也没有出版社愿意为他们结集出版。她以个人的微小力量,准备公开征稿,编辑出版一系列的《朋党鸦集》,让所有的文友都有机会出版自己的著作。难得的是,她的热诚打动了金鑫出版社,愿意协助唐米豌完成这个心愿,虽然明知会亏了老本。这几年来,我担任作协会长,清楚了解文学著作的市场状况,作协出版了许多刊物,其实也志在推广而已,每一部书,都得赔上数千零吉。唐米碗和金鑫出版社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令我深为感动。唐米豌说想请我为第一部《朋党鸦集1》写序,我岂有拒绝的理由?


本集收录了唐米豌和林志豪的小说、江上舟和李燕的散文,以及李恒义的诗歌。这5位作者都是我熟悉的朋友,尤其是江上舟,他早年的2本散文集,也都是我写的序。

唐米豌的<小妈>及<哑琴>,讲述的都是坎坷女子的故事。我没问唐米豌是否自己的真人真事,我相信,即使不是全部,也大都是她自己的命运写照。看似戏剧,像乎杜撰的情节,却偏都发生在她的真实生活里。令人同情和感叹。

林志豪的<火葬>及<收成>以诡异小说的手法,借用阮小勇和袁小路为故事中的主人翁,以梦魇似的情景,投射出小男生对父亲或是对人性或对周遭世界的疑惑,甚具涵意

 

李燕以女性轻柔的笔触描绘她对家乡和对家人的缅怀,感情真挚;江上舟以一贯平和的语气娓娓道来,让我们感受到他对生活朴实的追求,尤其不幸遇上脑中风后在寻求康复的这些年来,江上舟改用左手坚持写作,显见他对生命的热爱及真诚。

近年来也写小说的诗人李恒义,他的诗同样以小说的剧情为张力,并铺以典故,引人入胜,细心观察,发现他写的其实也是现实的生活。

身为读者,读了这5位作者的作品,我可以感受到作者并不刻意耍文弄字,字斟句酌;而是用心的写出属于自己的文字,因为用心,所以真诚。事实上,一篇能引起读者共鸣的文章,不是作者的生花妙笔,而是蕴藏在字里行间的真挚情感,才是真正教人感动!

作为《朋党鸦集》主编的唐米豌,必也作如此之想,相信接下来《朋党鸦集》笫二辑,笫三辑。。。也都是感动人心的篇章。

 

 

朋党鸦集1”将于4月初出版。


序文:叶啸
主编:唐米豌
内容:李恒义的诗章、江上舟的生活小品、李燕的散文、林志豪的另类短篇和唐米豌的小说。
朋党鸦集2”预告:

序文:冰谷
主编:唐米豌
内容:黄远雄的百字文、陈伟哲的诗章、林俐娜的生活小品、黄婉秋的义工之旅和舒颖的小说。
请鸦集2的作者,尽快将不超过100字数的个人简介和相片,还有个人资料电邮过来,方便进行签约。谢谢

香港插畫大師崔成安的插圖


 


給恆義的序:            崔成安

         自從十五年前移民加國,雜開了工作幾十年的香港畫壇。
         在加國這些年,繪畫一直從未間斷,以前為生活而繪,退休後為興趣而繪,


         心性大不相同。
        科技進步,網絡世界,無遠弗屆,人與人可因科技發達疏離,也可因科技而拉近。


       我與李兄多年前於畫壇結緣,不想數十年後在網絡上重遇,


       高興得知李兄已是文化圈同道中人,更有幸被邀替李兄繪劃小說封面,


      欣喜之餘,彷彿使我又回到多年前絢爛多姿的香港畫壇。
      緣這個字,真是十分奇妙。也很高興與為人老實敦厚的李兄再次合作.


 


                令人驚豔的


     插圖大師崔成安

  在七十年代初至八十年代末的香港,那是一個言情小說與武俠小說一紙風行的輝煌年代.


       當然,還有衛斯理的科幻小說.
  這些一本本把大馬讀者們迷得廢寢忘食的精神糧食,不但捧紅了寫武俠小說的名家像金庸,古龍,臥龍生和秦紅.


       也捧紅靠寫純純的愛情故事的嚴沁,岑凱倫,依達等著名作者.
  但最令人驚喜甚至驚艷的.
  在無心插柳柳成蔭下,更捧紅了靠替這些小說繪封面畫插圖的畫師.


        崔成安老師是這個小說大時代數一數二的插圖大師,他筆下的盜帥楚留香,焦點準確地畫出了浪子的


         不拘和大俠的瀟洒,讓讀者們在文字的想像空間外,找到了俠盜最貼切的五官身影.


        至於言情小說更不用說了,崔老師筆下的美女,都是愛情故事中的白雪公主或睡美人,純真的女老師


         或天真的窮家女.
  在那個二十年內,崔老師精心繪製的封面,可以說令光碟,電腦和ipad還沒出現的年代,


        多了七彩繽紛的色彩.
  但最好的藝術作品完全不受時間的限制或影響,就像達芬奇筆下的蒙娜麗莎.


        崔老師令人驚嘆的封面插圖也應如是.
  尤其是崔老師樂於工作的敬業精神,簡直讓後輩的畫家們當成是做人做事的典範.


        加拿大和大馬隔了幾重山和一個寬闊的太平洋,但崔老師通過現代科技發達的網絡通訊,


       不厭其煩地與作者聯絡,並一口氣繪畫了多款封面,一直到老師本人滿意才停止.


       作者與老師的交情,也如做人處事般認真.也可說為英雄惜英雄.

斯人虛偽

這不是預告:

         
            人虛偽叫偽君子
   
                鬼呢!
做人要要要感恩,珍惜生命,還沒橫死前,千萬別整天就迫不急待想當鬼.....

 鬼無四歸之4:   

   斯人虛偽

 

  我匆匆忙忙往義山趕去,臉上的神色是既緊張又萬分羞愧.緊張是等下就會跟故人見面,我千辛萬苦,千方百計拜託認識我們的人說項,希望能夠說服對方跟我見上一面.我甚至聲淚俱下向所有人說,這位已失聯二十多年的故人是我這一生中最重視的朋友,同學.而且還撂下重話:就算他犯下甚麼過錯,我永遠都原諒他,都會站在他那邊!

  這句話一出口,簡直可以說擲地有聲.

  每個人都認為我宅心仁厚,重義重情.至於自己口中這位故人到底犯下甚麼過錯,以至我必須模仿那些甘心情願為朋友兩肋插刀的笨蛋挺身而出?

  好事者都沒有問.

   但就算問了,我也答不出.反正人要出名,鬼要香爐,佛要面.從和這位故人由初中同窗開始,我就在內心暗自發誓,我要贏過他,我要擊敗他.何況非常渴望上位的自己總必須找一兩個笨蛋出來當替死鬼,墊腳石,跳板.

  選擇他,是最好的決定.也沒有比這更兩全其美,一石二鳥,損人利己的方法.

  何況我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的人脈關係,再加上自己在文壇上馳騁了不少時日,花費了幾升心血,多多少少都有一點名氣.沒人會置疑手腕八面玲瓏的我,而去相信早已放棄創作的失敗者────他.

   並且為了証明自己比這位永遠視為眼中釘,兼恨之入骨,噢不!恨之入髓,恨不得嚥其肉飲其血的故人更有創作的才華天分,我一直不肯放棄根本沒一點經濟價值的文藝創作,甚至還弄假成真地讓自己變成一位人人稱讚的文壇大師,以及賺到一些些名氣.

  但最叫我引以為傲的是,自己花了二十年的功夫,終於擊敗了對方.待會跟這位文采僅僅只是曇花一現的故人見面,不但可以滿足,回報,補償這些年來的苦心積慮,處處算計,也會令對方在自己的睥睨下,自慚形穢到無法抬起頭來.

   但我畢竟還是人,不是畜牲.

   頂多也只是一名偽君子,衣冠禽獸,斯文敗類.

   所以面對這位屢遭自己暗算,暗中排斥,橫施毒手的故人時,仍會感到一絲絲羞愧.

  因我忘恩負義,以怨報德.

  細說從頭,他真的對我好,毫無心計地當我是知己.

  剛剛出來社會當新鮮人時,他不但借地方讓我住宿.而我反而支持對方的情敵,更希望他成為被佳人拋棄的第三者.

  因我不願一向幸運的他永遠都比我好.

  就算後來自己用盡心機當上了主編.

  這也是對方活該倒楣的時候.

  從我新官上任第一天開始,時常在雜誌上發表作品的他,一篇接一篇嘔心瀝血的文章都被我像灌籃高手般又快又狠又準地擲進廢紙籮.

  一直到他意興闌珊,突然在文壇上消失.

  這一點倒是叫我感到意外的,做夢也想不到文采斐然的他會如此不堪一擊,虛有其表.

  一直到多年後我才知悉,擊敗他的並不是自己.而是那時候,對方正深受失戀的打擊,正想發奮為文,誰知卻遭到最好的知己───我,落井下石.

  但我現在並不是後悔了,也沒必要懺悔.

  假如他真的本事,也不會一遭到攻擊就自動消失到無影無踪.

   我一邊想,一邊在暗中屌了一句:活該!

   我心情歡愉地往千塚萬塋的山頂奔去,心想千萬別錯過對方露出一臉羞憤的樣子.

    誰知晴天白日的天空驀地轟隆一聲,我臉龐上的汗滴像爬蟲似地沿著不停抽動的太陽穴滑下.

  焦慮地想,千萬別下雨啊!

  我害怕這大煞風景的鬼雨會破壞了我的好事.萬一對方臨時取消赴約,我不是空歡喜一場?

  同時不知怎麼,一股無名火不住在自己胸膛內熊熊燃燒,連帶的,熾烈的火紅的紫光一波接一波於眼瞳內翻捲閃爍.

  我聽到自己起起伏伏的喘息,好像手擎大刀的周處在深潭中正奮盡全力跟惡蛟廝鬥,一刀接一刀瘋狂斬殺.

  倏時波濤洶湧,驚濤裂岸,好幾次勢焰高漲的我已將惡蛟壓得沉下潭底,但不一會它又咕嚕咕嚕吐著濃濁腥臭的氣泡升上來.

   天上的雲層黑得宛如墨硯上已研好的濃汁,帶著疾急如箭矢般的雨絲一缫缫直籠罩下來,鞭打著我滿身滿臉,每一處讓雨箭擊中的毛孔都張著嘴巴喊痛.

   而在層層疊疊嬝嬝捲摺的陰霾深處,時有光如白刃的閃電夾帶驚心動魄的隆隆雷聲,直轟得我整個人頭昏腦脹,一顆心怦怦然的好像要從口腔跳出來.

  叫人瞠目結舌,魂飛魄散.

  這種百年難得一見,藏匿在雲層內霍霍的閃電夾雜雷霆霹靂震霪雨的威猛氣勢,簡直令鬼神辟易,人畜色變.

  去你的!我再奮力把不住頑抗的惡蛟怒壓下去.

  好像現實中的自己,死都要擊敗他,鬥倒他,計算他.

  誰知滔天白浪翻捲得好像煮沸的一鍋熱水,一下子又把殺紅了眼睛的我完全淹沒.

  倏時間人與蛟直沉入潭底.

  大雨滂沱.

  刀勢去盡.

  人踪絕跡.

  我終於抵達約定的地點,只見撐著一把黑雨傘的他,鎮定如恆地對身前墓碑上的照片說:老同學,拜託!你已經死了多年,不要再動輒就托夢騷擾無辜者逼我現身...

   噢!他講甚麼鳥話?我嚇了一跳.

  只見墓碑上鑿著一行金字:

 

  甄斯人之墓

 

  屌!怎麼會這樣的?我倏時嚇到臉青唇白,兩行冷淚不遏而流:我名字怎麼會刻在上面?

   不斷抽顫的眼尾卻瞥到對方把一疊小說放在自己墓前說:這是我寫的鬼書,讓你在墓中慢慢打發時間吧!

       但請不要陰魂不散,屢屢騷擾在生者.

  O.K

班婕妤認不認識???

秋扇見捐

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月明,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

常恐秋節至,涼飆奪炎熱,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當我被同居了五年的男友唐駿堯甩掉後,只覺得整個人澈澈底底的死掉了,連瞎子都嗅得出我渾身的鬼味...噢不!是冤氣,假如不是還有年紀老邁的父母在家鄉等著自己每個月寄錢回去奉養,我早就是一名含冤而死的無知婦孺,才會有眼無珠,省吃省穿,沒腦也沒波都堅持要供唐駿堯讀完他的會計課程.

   為了這個唐駿堯,我除了報社的工作.

   還替香港的出版社寫鬼故事,到最終每晚熬夜的自己也快變成一只臉色青蒼,披頭散髮的醜陋女鬼.

   可惜那時候,我還沒機會揭穿唐駿堯這位現代陳世美的真面目,更勢焰囂張地在對方面前自我調侃:哎,真的是活報應囉!本姑娘不知寫了幾百萬字的小說和訪問稿,一遇到女鬼或屍體,二話不說就自動在鍵盤上打出艷屍或絕色女鬼,到頭來...!

  到頭來,奉守凡屍必艷凡女鬼必像劉亦菲那樣既清純又寧願犧牲自己,不肯吸吮男主角鮮血的我,只剩一口氣的沒日沒夜按著鍵盤賺取卑微的稿酬,連十只指頭的外皮都磨損了,卻換來負心人的一句屁話...

  唐駿堯那天殺的王八蛋竟然厚顏無恥地對我說:對不起,我一向只把妳當成是自己的姐姐!而且我已找到志同道合,共同進退的對象,她也是一名會計師.

  他媽的!我氣得破口大罵:不,我呸!你媽的唐駿堯,你現在才嫌我老了是不是?

  秋扇,請注意自己的風度,別破壞我們共有的好印象.這個王八蛋,到這時候竟跟我擺著一副偽君子的姿勢,要人財兩失的自己舔傷口上的鮮血,也不能敲鑼打鼓召告天下.

  本來...本來我可以一翻桌子兩瞪眼的跟他計算所有的恩恩怨怨.

  可是在開口的那一剎,我又犯賤的心軟起來,想到凡事留一線生機.

  或許,或許我與這犲狼虎豹的唐駿堯,還有力挽狂瀾,重修舊好,破鏡重圓的轉圜餘地.

  誰知我衰在太有自信心,衰在自以為是.學業有成的唐駿堯要的是一位肌膚有如剝殼雞蛋充滿彈性的如花少女.

  他不願一輩子對住自己的債主.

  也不想還債.

  拂袖而去的唐駿堯還撂下狠話:我要的是活龍活現的年輕美眉,才女對唐某人沒用,就算把妳寫過的那十幾本鬼小說綑成一團也賣不到幾毛錢,我大方一點,就留著讓妳自己賣陰司紙吧!

  他媽的!

  我恨得要吐血.

  我恨得想將他一塊塊分屍.

  我恨得一頭撞牆死掉算了.

  但我的勇氣卻連當一把慘被捐棄的秋扇都沒資格.

  為了許多原因,我照常運作僅僅只是一具還來不及腐爛的屍體,因為平時吃的食物,無論是購買自酒肆或大排檔,放的味之素和防腐劑太多了,除非是火化,否則脫離了靈魂的屍體沒這樣快就變成那些蛆肉之蟲異常豐盛的晚餐.

  但是可惡的賊老天還不肯放過我.

   在一次訪問完畢,要步出五星級酒店之際,突然瞄到酒店附設的高級日本餐廳內,那意氣風發的唐駿堯摟著一名年輕貌美的女郎在迴旋台前大快朵頤價錢不菲的金箔壽司.

  噢!我楞了半晌,只覺身體內的每一條神經都斷裂掉了.

  每一顆毛孔都在嘲笑我.

  那一瞬間,我又驚又痛,笑也不是,哭也不是.但覺已裂成片片的心再受一次撞擊.

  以往我那麼拼命賺錢供這畜生讀書,他連一餐雜飯都要我自己付錢.

  不用說,日本餐廳內的恩愛親暱,我都親眼瞧得清清楚楚,心痛,懊惱,後悔,憤慨,一起湧上心頭.

  眼淚不遏而流的我只想到死.

  以免留在世上丟人現眼,以免讓唐駿堯這衰人時不時就作賤一次.

  等我寫好了遺書.

  也安排好老邁雙親往後的生活.

  我並沒仿傚自己寫的小說情節,換上紅裙子或紅色褻衣內褲.

  淚已流乾的我從廚房找來一條原子繩往風扇一拋,然後站上塑膠凳把頭顱套進去.

  我以為自己終於活夠了,可以死了.

  誰知啪!一聲,那堅韌的原子繩竟斷為兩截.

  我嘎嘎衝進廚房,打開煤氣.

  嘟!嘟!嘟!但任我如何猛力扭開煤氣爐,一向很少用到的煤氣桶竟然一絲煤氣都沒有.

  他媽的,我就不信自己殺死不了自己?我跑回房間要去拿手工刀:賊老天,你別想再作弄我,本姑娘既然來到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打算再活著回去!你就讓我死吧?

   我牢牢握住手工刀用力朝左腕一劃!再劃...但卻等待不到鮮血激射而出的壯烈場面!

   我的媽呀!怎麼會是這把鬼扇子?我低頭一看,手里握住的是上次去採訪被花花公子始亂終棄的女大生三料自殺的現場時,在對方抽屜順手摸走的一把古色古香的摺扇.

  鬼呀!我嚇得把扇擲出窗口.

  豈知它馬上彈回來,並自動打開,露出扇面一行血字:

 

    妳不夠艷,沒資格死!!!

  

  

 

鴦心絕命

鴦心絕命

 

   為了挽回爸爸的感情,整天哭哭啼啼的媽媽拖著我的手,抱著弟弟來到比南李路這座位於低漥地的馬來甘榜.

  媽媽當然不是來這裡捉姦.

  她是到此求助懂得作法施咒的異族巫師沙鹿,希望這位功力高深的馬來老人能夠讓在中國花天酒地,樂而忘返兼包養小三的爸爸陳陽毅趕緊回到就快四分五裂,面臨破碎的家庭.

  今年就讀小學六年級的我,還一臉錯愕地問媽媽:甚麼是小三,我明年就要升上初中了.

   未了,再補上一句:我們班上的宋美齡已經有男同學追求!

  我的意思是,等考完小六檢定考試,我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不再是乳臭未乾的小女生.

  呸呸呸!狐狸精,不要臉!誰知盛怒當頭的媽媽卻猛力朝我額頭戳了一記,用嚴厲,警告的口脗斥喝:妳千萬別學那只愛勾引男人的小狐狸精,以後也不准再提起她.否則我撕裂妳的嘴巴,打斷妳的腿!

   無論神情,態度,語氣都充滿勢焰的媽媽,就像爸爸口中的那頭母老虎,嚇得我連忙噤聲.而她,似乎也忘記了自己正在扮演的可憐角色.

   白白挨了一句鳳眼拳,卻換來一個新詞彙.

  原來:小三=狐狸精=宋美齡=愛勾引男人的小女生.

  我搓揉著紅了一塊的額頭,認為還是值得的.

  並且也梳理出一些頭緒,比如人在中國的爸爸逾期不回,原來是讓一位比他還年輕的狐狸精給勾引住了.

  這也是習慣對爸爸頤指氣使,呼呼喝喝的媽媽心生焦慮,坐立不安的主要原因.

  陳太太,妳目的只是想把老公從那狐狸精身上搶回來吧?喉嚨發出刺耳嘎嘎聲的沙鹿雖然對著媽媽講話,可是兩粒金魚般暴凸的眼睛卻一直盯著我看:如果只是這樣,也不過是小事一樁!妳只需提供幾樣自己老公的切身之物,比如頭髮,衣服,照片和他最疼愛的人的一滴血液,我保證經過一番施法後,無論被施術者躲在天涯海角,甚至地獄,他都會很快回到妳身邊.

  那就好!多謝大師出手相助!只要我老公肯回來,要付多少酬金都沒問題.媽媽一邊聲淚俱下的猛點頭,一邊配合沙鹿的指示,自名牌包內取出早就準備好的物件.

   習慣發號施令,運籌帷幄,心思慎密的媽媽,還沒來找沙鹿前,已問過熟悉對方的朋友,所以這些待會施法要用到的必須品,一早就準備好了.

  至於那一滴血,我現在就弄給你!媽媽把自己的食指放進嘴巴,正打算狠狠咬下去.

  陳太太,不用白費心機,妳的血無效!因為那變心的男人早已不愛妳.行動顫巍巍的沙鹿卻及時阻止媽媽,張著沒半枚牙齒,但更像不停散溢出一股屍臭味的深邃黑洞般的嘴巴,指住一臉青蒼的我說:這個女娃娃的血才有效,她可是妳老公的心肝寶貝.

  我的媽呀!嚇得我正想躲在媽媽背後.  

      誰知她突然沸沸揚揚地向我發難,仿佛我是搶走她老公的小三,並非是自己十月懷胎的親生女兒.

  拿來!一臉凶狠的媽媽嘴一癟,大聲叫嚷:快把妳的手拿過來!

  別說是我,就連置放在一旁正熟睡著的弟弟也被驚醒了,大難臨頭似哇哇大哭.

  桀桀桀,只要擁有這滴血,再加上千辛萬苦才收集到的鱷魚淚,就算閻王已把妳老公拘去,也要釋放他回來.信心爆棚的沙鹿取出一只瓶子,把從爸爸襯衣上剪了一塊的布料放進瓶中,當然還有頭髮,照片和我被扎了一針,被媽媽像擠牙膏擠出來的鮮血.

  然後,我見到沙鹿倒了一滴棕灰色的水珠在瓶裡,內心忍不住想笑出來:這顆毫不起眼的水滴,難道就是鱷魚的眼淚嗎?

  沙鹿卻懶得再理會我們,雙手高舉著瓶子,盤膝坐在燃燒著甘文煙的瓦盆前喃喃自語,唸唸有詞,大施法咒.

  我望了望一臉錯愕的媽媽,正想規勸她:媽媽,我們快點離開吧!這臭老頭在裝神騙鬼...

  轟隆!驀地自九霄深處傳來一聲聲震耳欲聾,震攝人心的沉雷.

  本來晴空萬里的天色陡然陰霾密佈,一陣接一陣陰冷刺骨的狂風呼呼作號後,黑如墨漆的天空開始降下一條條麵筋粗的滂沱大雨.

  快逃命呀!檳榔河就快泛濫了!我聽到窗外有人大聲呼救:哎呀,河裡還有一條鱷魚!

  同一時間,我看到雙手緊緊抱住弟弟的媽媽整張臉都變了,嘴唇哆嗦,睚眦盡裂地睜大眼睛望向窗外結結巴巴說:那鱷魚馱負著妳爸...妳爸...

  我怦怦亂跳的整顆心差點要撞破胸膛,急忙趨近窗前一看.

  只見臉色比死人還蒼白的爸爸穿著被剪了一角的襯衣,雙腳踩在鱷魚上回來了.

  他流著眼淚幽幽地說:女兒,妳媽比母老虎還凶,爸爸豈敢亂來!

  他用衣袖抹了一下眼淚,繼續哭訴:我在雙西版納發生車禍意外,死了....

 

鸳字多心

鴛字多心    文:李恆義

 

         放學後,成功擺脫那班爭先恐後趕著回家吃午飯,或連群結隊到附近購物中心閒逛的同學.

   我三步併著兩步朝街口車站疾趕而去,最快駛往中央醫院的409號巴士會在五分鐘內抵達.

  我一定要趕上這趟巴士,就可以在伯母到醫院探視鴛子前,搶先和她見上一面,聊那幾分鐘的綿綿情話.

  就算沒發生一周前那件大事

  我每天都會想方設法跟鴛子連絡,有時是在她上課的學院外等她放學.

   有時是用手機或在面子書上閒聊幾小時.

    為了這個令自己日思夜想的鴛子,我連學業也無心兼顧.

     本來打算到新加坡深造的我,還毅然放棄那份人人引頸以待的榮耀,並決定繼續留在檳城和鴛子朝夕相對.

  而這一切改變,必須從半年前出席鴛子就讀的那所學院所舉辦的音樂交流會談起.

   記得半年前,就讀理科大學最後一年的我,在溫習完繁重的功課和一有閒暇之餘,會和夢想成為電視台偶像歌手大賽冠軍的同學們一起填詞作曲.

  我們一伙七人在舞台上又彈又唱.

   其中一首歌正是自己創作的<鴛字多心>.

   因為這首歌,讓我認識美得冒泡的洪鴛子,並取得對方的手機號碼,從而展開一系列追求.

   也因為這首歌,令自己深陷感情的泥沼,一發不可收拾.

  當鴛子剛成為我女朋友時,她凝視著我的眼睛充滿著深情和靈魂.從她琉璃般的眼眶內,可以讀出她珍惜我的才華,她對我的崇拜.

   同樣的,洪鴛子的一言一語我也奉為圭臬,視為不可抗逆的旨令.她認為以摩托車做交通工具的我,每回載她放學回家,或是到植物園談心,都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

  最重要的,她更怕檳城那毒辣的烈日,把她比霜雪還白的一對藕臂晒黑.

  我馬上把大學這四年積蓄下來的助學金,購買了一輛國產車.但不是買給我自己,而是大方送給鴛子做為代步工具.

  那一天,在瀰漫著一股嶄新梳化味道的車廂內,純如水,艷若仙,冷似冰的鴛子竟破例給我一個深吻.

   我整個人樂得像中了萬能頭獎.

   可是在天氣陰晴不定的島嶼上求學,就算有了愛情的滋潤.騎著摩托車的我每天還是要吸著一鼻子的二氧化碳上課,或冒著滂沱大雨趕路回家.

  成為有車人士的鴛子在一次約會之後,突然跟我說:百智,以後你不用再來接我下課,我自己都有了交通工具.

  但我想看妳一眼或卿卿我我後,才抱著一顆滿足的心入眠.如果有人形容我為情痴也不誇張,因為我送車子給鴛子後,仍舊風雨不改等她下課,然後才心滿意足騎著破摩托車回宿舍.

  現在既然鴛子有令,我當然遵守.

  但誰知她開始變得繁忙起來,並用各式各樣藉口推拒我的約會.

  到最後連手機也換了.

  面子書亦取消了戶口.

  傻傻蒙在鼓裡的我卻沒對鴛子突然的反覆無常生疑,以為她可能功課多,壓力大,心思煩.

  一直到自己忍不住跑去學院等她放學.

  一直到親眼看見打扮得花俏的鴛子上了男同學的保時捷跑車.

  那位男生...噢不,應該說是鴛子新交的男朋友,是一位比我年輕,比我帥氣的混血兒.他擁有的俊俏我沒有,而且他與鴛子那種如膠似漆,如魚得水,如雨綢繆的親暱態度,身為一名正常男人的我,已心知肚明發生了甚麼事.

  翌日,我去找鴛子攤牌,她對我的態度判若兩人,還臉帶鄙夷地向我嗆聲:白痴,你自己撒泡尿照照,你哪一點比得上湯姆士?坦白告訴你好了,雙方父母已承認我們的關係,畢業後我會跟對方一起到英國留學...

  那一刻,心碎成一片片的我,滿瞳都是怒火,同時把身後藏著的漒水朝對方雪藕般玉臂淋去,然後向渾身都是濕淋淋汽油,坐在破摩托車上的自己點上一支火柴....

   回想至此,巴士如電馳風擎般朝醫院駛去,坐在車廂內的我影子越來越淡薄.

  驀地,我潸潸淚流的目光被旁邊乘客閱讀著的報紙頭條吸引過去:

   情變男主角今日舉殯

    女主角赴韓國動手術

   淚流滿腮的我,整顆心痛得仿佛一對鴛鴦在水塘裡戲耍的濃眉亦牢牢擠在一起,但更像一顆在嗚嗚啜泣的怨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