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小说<姐妹怨>

我最新出版的作品:

 

     青少年探险惊栗小说

 

          姐妹怨

 

五个曲折迂回的惊栗故事,演绎人性的丑恶,人生的无奈和人间的阴暗面。

内容紧凑,步步惊心动魄。

 

唐米豌(商魂布)写序:

 

——李恒义的惊栗系列之一“姐妹怨”                商魂布

 

            李恒义的惊栗系列,对我而言,不是用来阅读的,是用来观赏的,因为他的文字、他的文风、甚至是他那独特的呈现方式,就跟我们到戏院观赏一部电影无异。电影中的一幕幕,每一个镜头,每一场戏,都非常的鲜明,充满立体感,让观众完全投入于整部电影的内容里,情绪随着一波一波高潮迭起的剧情起伏着,到散场一颗心仍然在撼动着,一张脸依旧在动容。

            我的意思是说,李恒义的惊栗系列,写来深具电影格调的震撼力。

        书里所收集的5个短篇故事,依序是“姐妹冤”、“那一年,我们的毕业旅行”、“惊骇巫娃娃”、“躺棺”、和“引鬼上身”,故事里的主人翁,都全是年轻男女,李恒义从一个个活泼泼的生命,牵引出一桩桩惊心动魄的奇遇,当中,更暴露人性里最不堪的一面,情节有我们可以想象出来的,更多是我们无法想象出来的,他以靓俐的文字,并以电影的手法,诠释出别具一格的惊栗系列。故事里的许多细节,他写来,就连电影里的分场镜头,也都一一跃然纸上。

            也发现李恒义有个杀手锏,就是在每一个故事的结尾,会来一场叫人措手不及的“震惊”,让故事主人翁咿呀鬼叫的面临另一场的灾难,也让读者有着无限的幻想空间。

            忘了说,李恒义最拿手的好戏,就是往往在故事发展到最骇人的最恐怖的关头,情节就跳到另一个场景,简直是在吊瘾,让全世界那紧张的情绪一时无法回应过来,哈哈,这当然是李恒义说故事的魅力之处。

        跟李恒义相识逾20年了,我们曾经在同一个出版社跑新闻,他在年轻的时候,是个典型的文艺青年,没想到隔了悠悠漫长的20年岁月,重逢时,他仍然是一个典型的文艺中年。他的人非常的敦厚,性情实在是太文静,可是他的文笔,他的思路,却跟他的外表和脾性,完全是两回事。

            他的文笔绝好,他的思路明丽,数十年如一日,我是很佩服他的

 

  (想知道进一步资料,请联络我,谢谢。)

1 則迴響於《我的新小说<姐妹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